采漆手记 | 大漆是甜的吗?

所谓大漆,就是漆树的液体。


平时我们观赏接触的都是已经制作成漆器的工艺品,但是造就这种美丽的原料-大漆却总被忽略,许多人甚至都不知道大漆是树的液体。


很早之前,一篇纪实中看到的涂漆师傅的话:“大漆这种东西,很甜哦。”


我们当然明白,大漆并不是食物。但是……大漆真的是甜的吗?大漆里面有香味吗?诶,大漆本来是什么?这样单纯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


那么,大漆到底是如何采集,又是经过怎样的工序加工成漆器的呢?


探访日本国产漆生产量第一的二户市净法寺


位于岩手县二户市的净法寺,以净法寺漆制作的漆器闻名。


净法寺上漆工艺始于平安时代。最初流传在一所名叫“天台寺”的古寺中,僧侣们为了吃饭而创造了这种工艺。但根据从绳纹时代遗迹出土的文物,和漆相关的工艺相当久远。


于是,净法寺就以日本大漆生产量最多的地方而闻名。


日本国内流通的大漆中,97〜98%依靠进口。剩下的2〜3%为国产漆、这其中大约7成的大漆都产自净法寺。


装有净法寺牌漆的木桶


虽然生产量多,品质也得到了公认的好评。在平泉的中尊寺金色堂、京都的鹿苑寺金閣和栃木的日光东照宫等国宝级文化财产的修复中,也使用了净法寺大漆。


本次我们探访的是距市中心15分钟车程的山林中,这里有大约2公顷漆树。


从树上可以看出收集大漆的痕迹


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性收集大漆匠人长岛まどか。


埼玉县出身,30岁


9月上旬。树林中回响着防熊的广播声、蝉鸣声。还有咯吱咯吱削漆树的声音。


收音机里流淌着广播的声音


一边育树,一边收获大漆


简单说明一下收集大漆的步骤。


首先用一种叫做“カマ”的工具把凹凸不平的树皮表面割下薄薄的一层使其平整。


接着使用弯刀在树上割出一道道细长的口子,并根据树液流出的程度用“メサシ”适当割深口子。


看起来很简单,但切出细口是一项难度较大的工程。



接着用工具将大漆割取、装入漆筒中。


将漆装到漆筒里


看似简单的工艺实际上并没那么简单。


割出的伤口被称作“边”。每一道边都只能比上一道长一点点。


黑色的部分是流出的大漆经过时间演变酸化形成的物质

割漆留下的痕迹像是一个三角形,从短边开始一点点变长。那么如果一开始就割很长的边,岂不是能收割更多的大漆?割漆匠人解答了这个疑问:“割边这一行为本来对树木就是一种伤害,如果一下子割很长的口子,对树造成很大的损伤,反而无法出漆,甚至会造成树木枯死。一点点地增加边的长度,给树一个适应的过程。既保证树木生长,又能进行作业,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则。”


这一地带的割漆时间通常在6月〜10月,开始割漆时割的第一道边约长2㎝左右,被称为“注目”。含有“现在开始要割漆了,请多多关照”的寒暄之意。


边的深度也很重要。


削去表皮的内部树皮间有一层流淌着树液的地方,大约割到这一深度。如果过深会伤害到树干内部,过浅大漆又流不出来。


漆慢慢流出,需要仔细采集

树液正缓缓地从长岛割出的边中流出。这就是大漆,有一些黏着感的漂亮的乳白色液体。


最重要的,是“注视着树”


这是长岛成为割漆匠人以来工作的第三个割漆季。现在已经可以娴熟割漆的长岛,在最初面对割漆工艺时,却并没有那么顺利。


长岛曾是熊野制作化妆刷的手艺人,在电视上看到关于修复文化财产的国产漆产量不足的新闻后,抱着成为割漆匠人会很有趣的想法来到了二户。


于是长岛开始跟在熟练的割漆匠人身边学习。但在学会大致技术进行割漆实践时,经历了很多波折。明明方法和步骤都按师傅教的来,但大漆却无法流出来。一次又一次都失败了。就在这时,长岛注意到师傅的目光常常凝视着一个地方。


那就是,“注视着树”。


即使是在说话时,长岛的目光也并未从树上离开

“仅仅用头脑思考是不够的,割漆这件事情,一边想着理论知识一边进行作业是行不通的。人类的道理和树并不通用,无论怎样树都是主角。所以要一边‘和树对话’一边作业。当然也会有不懂的地方,但是询问师傅以后都会发现是自己与树的‘交流’不够深入。”


“进入山中,首先要思考这棵树是怎样的一棵树。有的树一割边,立刻就会流出大漆;有的树出漆的速度很慢,但是漆量却很足;而有的树一下子出漆,一下子又结束了。在割漆过程中,渐渐明白了每棵树的个性,就会注意根据树的不同特点采用不同的割漆手法。”


雨天是不能进行割漆作业的。雨水进入伤口会伤害树木。晴天的时候也会遇到树木状态不佳,不怎么出漆的时候。即使在树木状态好的时候,也要避免因为割漆过多影响树木生长。


“这些树采集起来意想之外地难。”长岛笑着说。


采访当天割漆8小时的采集量约为500g〜600g。


乳白色的大漆经过一些时间之后变成了糖稀色

“好的时候一天可以采集1公斤,今天还任重而道远呀。”


因为“砍伐式割漆”规则,还要继续守护漆林


在净法寺地区有这样的规矩:割漆匠人从漆林的所有者那里购买漆树,进行割漆,最后还要把树砍伐下来还给树的原主人。


割漆工艺分为两种,一种是不砍伐树木,在同一枝干上反复割漆的“保养式割漆”和采伐之后再从萌芽开始培养,进行割漆的“砍伐式割漆”。前者也作为漆蜡(漆树果实制作的和风蜡烛)的制作条件,在江户时代该地广为流传,但到了明治时期工匠们就开始只为了割漆而换班劳作。现在也继承了后者的方法。


割漆完毕砍伐树木,等到第二年春天新芽大量萌发,然后树主人再次培育,再进行割漆。这一循环要经历大约15年时间。


净法寺地区之所以作为日本国产漆产量第一而闻名,除了本身就拥有的丰富资源,像这样认真培育守护漆林的做法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从6月开始收割到7月中旬的大漆叫‘初漆’;8月份的叫‘盛漆’;之后收割的漆叫‘末漆’。不光是割漆匠人,给漆器涂漆的涂师也要严格区别不同的大漆来使用。初漆干燥得很好;盛漆品质优良,具有透明感和光泽,适合作为漆器完成前的最后一层涂料。根据产漆的时间,大漆的粘度和硬化速度也不同。”


最令人感兴趣的,则是不同割漆匠人收割出的大漆性质也不同。


“有的人收割干得快的大漆,有的人收割干得慢但是透明度高的大漆。根据收割方法的不同大漆的性质也不同,具体原因不好解释。当然伤口的深浅和工具的使用方法会产生微妙的差异。割漆技术究竟对大漆的影响有大,并没有科学上的证明,但它确实会产生差异。”


因此,娴熟的涂师只要一看见大漆,就知道出自哪位割漆匠人之手。漆的世界真是广阔深奥。


大漆到底是不是甜的


接下来揭晓悬念,大漆真的是甜的吗?


“初漆和末漆的香味确实是不同的。初漆有种淡淡的香气,从盛漆到末漆香味会越来越浓。至于味道,虽然不能食用,但是割漆的时候会溅到脸上,尝那个会有点甜味。”


原来如此。根据割漆时期不同,大漆的性质产生变化,香味或味道也会变化。为了重新体验作为植物的大漆,我们决定品尝一下。
众所周知,大漆之所以会引起过敏,只因为含有一种叫做漆酚的物质。


“接触嘴唇后果会很严重,请把它放在舌头上。嘴唇接触到一点就会过敏肿胀。”


“刚开始割漆的时候身上到处都会过敏起疹子,我觉得很有意思,还拍照片寄给了父母看。”长岛笑着说,

从刚割开的边里流出的乳白色大漆,隐约的香气确实会让人联想到甜甜的味道。试着用指头蘸取一点尝尝。


果然──。


老实说,并不甜。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咀嚼木头或坚果一样的味道,比起蜂蜜那样的甜味差远了。但是不难吃。


之后,舌头开始火辣辣的然后变麻,一部分甚至成了黑色,过了几个小时才恢复原样。幸好并没有出现其他症状。总之是自己的责任,还请见谅。




souce:漆の里・岩手県二戸市浄法寺町を訪ねて

翻译:@丢丢酱

摄影:廣田達也

协助:岩手県二戸市浄法寺総合支所 漆産業課

标签: 漆器 日本 大漆
关于作者
Jelita 手工客小编一枚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日本人真是追求极致,收割大漆都形成了文化。
    2018-11-12 20:31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