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染色 第III部份 / THE EASY BLUES-NATURAL DYE

说明:此处为原文最后一部份9-10节,另外包括其他3篇有关联内容的博客译文。点击阅读: 第II部份译文第I部份译文


天然染色:蘑菇(丝膜菌) 


有一种天然染色我从来没有做过,那就就是蘑菇染色。从来就不爱吃蘑菇,所以也想不起来去采,也认不出什么蘑菇的名字。在开始这次的蘑菇冒险前,我只认识鸡油菌和鹅膏菌。


图36.蘑菇染色的毛线


最近读了一些有关蘑菇染色的文章,对那个俗称“网盖”的半血红丝膜菌尤其感兴趣。这种蘑菇是不能吃的,有些甚至有毒,但用来染色却非常棒。九月下旬我背着包去了父母家,那里的森林很深,我父亲带我去了他知道的蘑菇最多的地方,然后就有这次的文章。

 
半血红丝膜菌(Cortinarius semisanguineus )

这是我最想找的蘑菇界的熊孩子,它的芬兰语名字的意思是“血腮网盖”,基本上它的外观和名字说的一样。 维基说它的英文意思是神奇网盖或是红褶网盖。


图37.半血红丝膜菌


最初很难找到它们,但越到后来就越容易了。被称作网盖的蘑菇会菌盖上有一个小小的标志,从上面看它们长得都一样,但翻过来可以从菌褶的颜色分辩出它们的不同。这里提到的蘑菇的菌褶颜色是红色的,成熟一些的菌褶则有点偏棕色;菌柄很结实,在底部有一点红色的痕迹。红褶网盖是一种很有趣的可染色蘑茹,它的菌盖染红色,但菌柄却是可以染黄色的。因此只用这么一种蘑茹就可以染两种颜色,还可以混在一起去染橙色。在芬兰,这种蘑菇一般长在松树林中,我还发现干燥一点的地方更容易找到这种蘑菇。


图38.采到的半血红丝膜菌

肉桂色丝膜菌(Cortinarius cinnamomeus ) 


下面的蘑菇就肯定是肉桂网盖了,它们常和血褶网盖一 起出现在同一地点。除了肉桂网盖颜色是棕色以外,这两种蘑菇长得很相像。这种蘑菇比血褶网盖更常见一些,我采的也比较多。听说过这种蘑菇是可以染棕色的,但我忘了在哪儿读到的这种说法,可能是记错了或是采的蘑茹不对,我用这种蘑菇没有染出任何颜色。


图39.肉桂色丝膜菌

血红丝膜菌(Cortinarius croseus )

还找到另一种特别神奇的、叫作血红丝膜菌的血红网盖,它的整株都是红的,和名字一模一样,根本不会和别的弄混。这种蘑菇一般长在古老的杉树林中,藏在树枝下面。据说因为今年天气干旱,它们的长势并不怎么样,另外这种蘑菇在芬兰北部要比这里更常见一些。可能真是这样,我只找到七株。这种神奇的网盖的确是奇妙的蘑菇,它可以染出浓重的红色, 33克干燥的血红网盖就可以染100克纱线,只用5克时也能染出粉红色。可惜我采的数量不够所以没办法亲自试试。


图40. 血红丝膜菌

另外找到了几个藏红花色丝膜菌(saffron webcap ),它们的菌褶是黄色的。最夸张的是,这种看上去黄黄的蘑菇真能染出黄色。我只找到了几只:


图41.藏红花色丝膜菌

我了解到是,网盖蘑菇这个菌属主要分布在欧洲,有些种类在北美也有分布(如果错了请纠正),这次采到的主要是肉桂色丝膜菌和红褶网盖。 忽然意识要,要采很多很多蓎茹才能用它们染色,没准几公斤才够,因为要晾干后才能染色,可晾干后的重量就很轻了。不巧的是我运气不好,采的不多。


首先把蘑菇切成碎块(越小的块越容易晾干)放在报纸上晾干,用透气的网筛晾干可能更好些。 可以用烤箱、锅炉房或是专用的蔬菜干燥器来烘干,但做为芬兰人,我用桑拿房弄干它们。温度得高一点,我将桑拿房的温度设到40 °C然后再自然冷却。蘑菇们干得的很快,一晚上就干了,不过得提个醒,烘干时蘑菇的味道可真不怎么样。一共收了26克干燥好的红褶网盖,包括一点儿血红网盖。另外还有44克肉桂色网盖。


图42.干燥好的蘑菇


我用了一个10升的大锅染色,把干燥好的蘑菇放在锅里,先加一点水,这样颜色会更容易渗出,然后再加大量的水,煮30分钟后滤出蘑菇,再向锅里加水至染液总量为5升。准备好用明矾和酒石预媒染过的小羊毛毛线,水中浸湿后再拧干,放到染液中染色。滤出的蘑菇们也装到旧丝袜中,再扔回去一起去继续染色。装在丝袜里去染色可以不让蘑菇直接接触纱线,这样就不会让纱线局部变色。染色温度保持在80°C并不停翻动煮染大约一小时。


图43. 煮蘑菇


这就是用26克干燥的红褶网盖染过的100克小羊毛毛线。颜色实在太美了,我非常非常喜欢。这个颜色有点像甜菜根染出的颜色。


图44. 红褶网盖染出的纱线

肉桂色网盖就没什么用了,作了和上面一样步骤的染色,但仔细看却发现什么颜色都没有染上。有鉴于此,我就把这些毛线也入进了用过的红褶网盖的染液中去做煮染,我觉得最后染好的颜色中应该主要是这时染上的。


图45.肉桂色网盖和红褶网盖的二次染色


我所了解蘑菇染色的大部份内容来自芬兰的一本书有关蘑菇染色的书(Sienivärjäys),作者叫 Anna-Karoliina Tetri。她有一个售卖天然染色有关物品的网店,还有好几本相关著作。去年春天我还没有玩儿天然染色的时候见过她,在她的店里买了明矾之类的东西,然后才开始这一系列的染色。有兴趣的话可以点击去逛逛她的网店。


图46.森林图


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知道世界上很多人读到了我的博客,也了解到在有的国家是禁止或是在某种条件下才可以采蘑菇。不过在芬兰和其他的斯堪的那维亚图家、以及波罗地海国家,我们有一种叫“自由徜佯”的权利,(维基:可以随意进入公有或私有土地休闲或运动)。


在芬兰指的是,只要你不破坏自然、不影响他人,每个人都可以在自然环境内散步、滑雪或是露营;只要不是受保护物种,也可以采草莓采蘑菇;不论是公有或是私有土地、国家公园,只要不是保护地就都是可以的。但只有得到业主允许,才能采集苔藓之类的植物。之所以提到这一点,是想说明在芬兰采蘑菇是完全合法而且是很流行的事。蘑茹染色中最棒的事其实是走进森林采蘑菇,去欣赏大自然、探索从末去过的地方。



图47.森林图

天然染色:黑豆(只为蓝色)

我的博客名字叫轻松的蓝色,因为在开始写博客前二个月,我正在听John Martyn(维基:英国歌手、吉他演奏家,以布鲁斯和民谣著称)。不过有点尴尬的是,天然染色中的蓝色却不是可以轻松染出来的。前不久我还一直以为只有蓝靛、没准有些蘑菇才能染蓝色,然后才发现有一个博客谈到了黑豆染色。博主染出过很漂亮的蓝色,我按照文中的方法去染色,但染出的效果却有些不同。 



图48.黑豆


最初我用了100克黑豆,把它们放在一个外卖盒里加水泡12小时,然后将泡好的水收集起来,换水再泡12小时。这时我才发现这么一点点应该不够用,于是另外又泡了一些黑豆。一共200克黑豆1升水。下次应该找个大一点的容器一次泡24小时,看看有什么区别。


图49.黑豆浸泡


图50.黑豆浸泡出的水

将浸出的水倒进玻璃罐,放入事先用明矾预媒染过的毛线染色。同时染了白色和灰色的线,想看看有什么不同。一共浸染了24小时,在这期间要时常翻搅一下毛线。


图51. 黑豆染色过程


图52. 黑豆染色过程


图53. 黑豆染色过程


图54.黑豆染色过程


有人染出的颜色是天蓝色或是绿色,但我染出的颜色是熏衣草色。


图55.黑豆染出的毛线


那卷灰色的毛线染成非常漂亮的海军蓝:


图56.灰色毛线的黑豆染


用染色过的染液又染了一点点10克的毛线,24小时染色,最后的颜色也是熏衣草色,只是颜色稍微有点浅(照片左侧):


图57.白色毛线的二次黑豆染色效果


不过把它们绕成线团的时候我发现毛线有点掉色,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洗干净还是哪儿做错了。最后一次漂洗时,我在水里加了一点醋做固色。也许黑豆染色就是容易掉色?以前做天然染色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


图58.黑豆染色掉色

虽然现在染出来的颜色也挺招人喜欢的,但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我染出来的是熏衣草色而不是天蓝色。当然,天然染色总是变化多端的。难道是黑豆品种不对?黑豆和黑龟豆的差别就这么大吗?水的温度?水的PH值(酸碱度)?我得测一下水的PH值然后再试一试黑豆染色,一定要染出天蓝色。 各位,有人做过黑豆染色吗?我染出了海军蓝,不过下面的照片有点偏色,实际颜色更灰一点。光线对天然染色拍照影响很大,不同的光线下拍出的照片也不一样。

天然染色:黑豆,第二部份

各位可能还记得不久前我做过黑豆染色,白色的毛线染出了紫罗兰色(译:她最初说成熏衣草色),而灰色的毛线染成了海边蓝(下图从左到右)。那时我搞不懂为什么我没有染出预期的天蓝色,不过现在总算染出最右面的蓝色。染色做了很多调整变化,所有我还是不太确定到底是那些变化起了关键作用。



图59.两次全部的黑豆染色


我买了一些PH值试纸,测试自来水和溪水的PH值。我觉得因为自来水的PH值偏低,所以才导致染出的是紫萝兰色。两种水的PH值测出来都是6,也算验证了我的猜测。PH值中性时是7,小于7时是酸性、大于7则是碱性。这还是离开学校化学课后第一次琢磨这些事情。


向水中加一点醋会让水的PH值降到4,第一次做黑豆染漂洗时,的确在最后向水里加了一些醋,那时想看看是不是可以让紫罗兰色变色,我很确定加醋漂洗前已经是紫罗兰色。


图60.PH试纸


图61.水的PH植测试结果


我还做了如下调整:

  • 黑豆。换了另一个牌子的黑豆,它们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唯一的区别是,这次的黑豆是有机的。
  • 纱线。用的都是100%小羊毛毛线,但第一次用的是芬兰产地(可能油脂含量高一些);这次用的产自秘鲁。
  • 媒染。第一次只用了明矾做媒染;第二次用了明矾和酒石。网友VerenaErin在那篇紫甘兰染色的博文下评论说,明矾是酸性的(百度:明矾的水溶液是弱酸性的)。我测试了一下:自来水加明矾后,PH值是4,再加入酒石后,PH值变成3了。可搞清这一点却让我更晕了。
  • 时间。第一次染色用了24小时浸染;第二次时长加倍用了48小时。
  • 没有醋洗。第一次染好的线总是掉色,那时我以为可以让染出的紫罗兰色更明亮一点,所以漂洗最后加了一点醋。

我发现上次染出来的毛线就是晾干后也是掉色的,但这次的染色在漂洗时就没有出现掉色的现象。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上述的哪一项的功劳。虽然不明就里,但无论如何,我终于染出了想要的蓝色。



图62.第二次黑豆染的毛线


---- ----
说明:下面这两篇并不在原文内,只是作者发表的独立博客。


天然染色:柏树皮

我们园子里有一株小柏树快要不行了,于是想试试它的树皮能染出什么颜色。树皮很好剥,徒手就能很容易剥下来。把它们浸在水中一整天,然后煮水1小时。剩下的事就和鲁冰花染色差不多了。煮树皮的味道真是挺好闻的,我真是觉得要是有这种味道的香水,一定会第一个去买。当然,染出的颜色也是同样的好。


图63.浸泡柏树皮


图64.剥树皮(译:此处省略其他相似图)


图67. 煮水(译:此处省略其他相似图)


图69.柏树皮染色


觉得染出的棕色很漂亮。另外,染色的线都是用明矾做了预媒染的。


图70.柏树皮染的毛线


用染过的染液加了一点茜草粉,又做了一次染色,染出的毛线有点偏红:


图71.柏树皮和茜草染出的毛线


(译.原文有跟贴说,松针可以用作媒染剂http://www.bio.brandeis.edu/fieldbio/Survival/Pages/dyeandmordant.html,原文未做试验。)


天然染色:鲁冰花(Lupine)

鲁冰花并不是原产芬兰的植物,它来自北美,在这里已经有大概二百多年的种植史了。芬兰野外的鲁冰花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景观,很多人认为它是很讨厌的野草,但我却觉得它是最好看的野草之一,染出的颜色也一样。


做植物染色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使用的技法都是新学的,也不太喜欢去精确地称量和控温,常常是不用温度计电子称什么的,只凭感觉。我采了大概1公斤鲁冰花整株,花、茎和叶一起放在10升水中煮2小时。


图72.鲁冰花。



图73.待染的毛线


想染100克纯羊毛毛线。先用明矾做预媒染固色,这样会让颜色更鲜明。按毛线重量的10%来计算,用了10克明矾。将明矾放在温水中溶解,再放入打湿的毛线,升温到80°C。毛线不能沸水煮,那样也会让明矾挥发(译:好像不会吧?)而不是被毛线吸收。我是让水保持在刚刚要冒泡的状态预染1小时。注意得把毛线拧干以免把多余的明矾带到后面的操作中。


图74.明矾


图75.预媒染


鲁冰花煮了二小时后颜色就溶到了水里,过滤后就可以用了。最好让染液冷却一下再染毛线,但有时却没有这份耐心;若是当天没时间接下去染色,我会把煮好的染液放在那儿,等染色时再过滤。


图76.煮鲁冰花(译注:其他煮草照片略)

把媒染后的湿毛线放在滤好的染液中,加热到大概80°C ,保持 1小时。 其间随时翻动可以让颜色更均匀。


图77.煮染毛线的过程(译注:其他煮染过程照片略)

染好的毛线取出漂洗到水清。如果漂洗时不停地掉色,加一点醋漂洗会好一些。最后就是晾干,注意不要在阳光直射的地方晾晒,日晒会让天然染色褪色。


图78.漂洗(译注:其他漂洗晾干照片略)

染好的成品如图,非常漂亮的绿色。我见过鲁冰花染出的更纯正的绿色,但那是六月初采集的植物,而我用的是六月未采集的。很多因素都会影响最终的染色效果,比如季节啊、土壤啦、植物成长情况啦还有毛线的品质啦,等等。总之我特别高兴全靠自己做完了第一次天然染色,继续努力!


图79.鲁冰花染色的毛线


---- ----
全文完

关于作者
麻脸 四季以外 http://bonbear.taobao.com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自然的颜色就是美。
    2017-12-02 10:55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自然才是最伟大的创作家
    2017-12-03 13:57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既养眼又长见识的文章,最喜欢看了。
    2017-12-06 10:52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自然不雕琢,美!
    2018-01-08 11:50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