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变态文,小伙伴们请放心)


以前,我是坚持不跟猫一起碎叫的,因为呀,床的另一半是准备留给菇凉的嘛
好吧,菇凉的问题算是其次,来了就挤一挤神马的也行,问题比较大的是毛,
阿咪会掉很多毛,不过这点我也可以忍受,毕竟我也是会掉毛的嘛,
重点是地板不干净,地板不干净,臭咪的脚就不干净,脚不干净,我的床就会脏掉,
所以臭咪不准上床



台北教室里的这个窗子里边就是踢雀ㄦ碎叫的房间。

阿咪可以到教室任何地方,就是严禁踏入我碎叫的房间,
通常没菇凉的时候,房门是敞开的,阿咪就守在门口看我碎叫,
有菇凉的时候呢?当然就必须关门了嘛!

那阿咪怎办呢?






阿咪的好奇心真的很强,不管有木有关系到他,任何动静神马的都必须探就一番,
表示热心参与的意思






see,也不知道花现了啥,立马天雷勾动地火 遥望天涯海角






同样的,关门的房间其实也没关阿咪的事,但是这臭小子就非得看看人家在里面干嘛不可

讲实在话,有臭咪守在房间门口还是比较让人安心的。
有件事儿很奇怪,不想想太多却又不得不想,
在深夜有时阿咪会突然瞪大眼睛抬头凝视空中某个点,
他转头看我一下,再回去凝视那个点...对望的这动作是我们之间的默契,阿咪的意思是讲,
你觉得怎样?你看到了吗?咱们现在该怎办?然后呢?

自从撕掉那几张符咒之后,夜里总会听见不该有的琐碎声音,不过我都合理化掉了。
记得有一个深夜,睡得正熟,突然响起很用力的关门声,我真的被惊吓到了
当然,并不是我碎叫房间的关门声,不然会被吓到脱肛吧
怕归怕,还是要假装很大胆的冲过去查探究竟 电影都是酱子演的嘛

结果是浴室的门发出的声音,当然内种情况一样可以合理化的,
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突然的一阵强风吹来...虽然那时的气候根本就没有风
风的解释是最合理的了,但是我又花现还有一件事必须合理化

我实验了好几次,门用力甩上之后,应该是关闭卡紧的,为毛刚才查看的时候是虚掩的呢?
...阿咪又和我对望了一眼

甩门事件发生了三次,再多一次就可能得心脏病
又一个深夜,第三次甩门,
那回我真的生气了,因为正在做春梦(内容是啥不记得了,因为被吓到忘掉了嘛)
我气到跳下床直冲到那门边,对着空气大吼

"我帮你把符咒都撕掉了,你就是这么报答我吗?"

吼完之后,空气好像凝结成冰,啥都静止了,只有我的鸡皮疙瘩快速的此起彼落
結果,再也没甩门了,至少到目前为止還没有。

现在我最怕看到的是臭咪突然睁大眼睛瞳孔放大的盯着空中,
当然那也是可以合理化的,也许他看到一只蚊子在飞
(理由很牵强就是了,按理讲,阿咪的头应该会随着飞蚊摆来摆去才对)

臭咪盯着哪里的空气我没意见,但是有时猛盯住我身边的空气就让人很不自在了






阿咪这样看着我的意思有很多种






阿咪小时候这样看着我的意思只有一个,就是  来跟我玩嘛






这是教室最里边的厨房,右边是浴室洗手间,左边是后阳台。

有一天上晚课,有个童鞋去洗手间后回教室问我
"老湿,阳台那个女生是新来的同学吗?"

愣了下,我机警的回说,那是我大学同学啦,在等我下课去吃夜宵
"怎不请人家进来坐呢?外面蚊子很多耶"
"她不爱跟陌生人在一起啦,而且你放心好了,蚊子不会叮她的"
"老湿怎知道的?"

吼!童鞋,你也管太宽了吧?

话说,不让阿咪上我床碎叫并没啥大不了的,因为他有很多地方可以碎叫嘛






see,计算机椅很酥湖不是?






顶楼很凉爽不是?






介个是可以练习定力的床






可以随意打滚的宽敞地板最凉快了






偶而可以花现很像床的床






最有安全感的床






怕吵的话,可以躲到角落碎叫






想凑个热闹就到椅子下碎叫






有时候也可以不正经的小小碎叫下






老湿上课的时候,居高临下,一边碎叫一边监督童鞋们






不上床还是可以腻在一起碎叫的






介个是健康硬板床






肚子也是个碎叫的好地方






碎叫前可以利用地形地物拉拉筋神马的






大腿对于碎叫来讲,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臭咪,别偷看了,不论你在哪里碎叫,我都可以找到你的

...好吧,虽然阿咪有很多碎叫的地方,但是他还是想上我的床。

终于,阿咪在两岁生日过后,下定决心没经过我同意就偷偷上了我的床,
当然,那天没菇凉
老实讲,那夜里真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我碎叫姿势通常是大字形的,睡梦里模模糊糊感觉两腿中间有东西在蠕动,
突然惊觉是不是内个要来上我了...

小伙伴们,请你严肃点,这里的上不是你想的内个上,
我指的是上身的上。

讲到介个,我想到有个童鞋跟我提过她的一个亲身经历,当然,跟现在介个上不一样,
她说,有一晚起来上厕所,回房间看到有人躺在她的床上,
走近一看,竟然是她自己,她很机警的赶快躺上"她自己"的身上,
从那之后,每次起床她一定会先确定自己真的起床了没






ok,把我吓出一身冷汗的就是这家伙






被我花现,有点不自在的样子






静待后果会怎样...

我坐在床上看着阿咪好久...

这是阿咪第一次上我的床。
通常呢,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书上是酱子讲的






这就是甩门事件案发现场,虽然惊悚,但是踢雀ㄦ每天还是必须要到里头坐马桶

既然决定让阿咪仩床也不是不可以,就必须解决脚脏的问题。

话说猫咪洗澡内个事儿,其实猫咪是不应该洗澡的
为啥呢?因为猫跟狗不一样,猫毛並不防水,所以猫大多是很怕水的....这也是后来听专家讲的知识。
知识就像内裤,看不见但很重要哇!

所以,阿咪和我都是不洗澡联盟的成员
阿咪从小到现在五岁了,只洗过两次澡,我呢,有菇凉来才会洗(表告诉别人蛤)
严格讲起来,臭咪只洗过一次,头一次是意外不算数

阿咪小时后很爱在浴室玩耍,有一天我泡澡之后忘了把浴缸里的水放掉,
结果阿咪就不小心掉进水里去了,
好不容易爬出来连滚带滑的逃到他的别墅去狂舔毛,模样真是狼狈。
之后呢,学人家帮猫洗澡,阿咪整个就是惊恐万分全身颤抖,
也许是小时候那个台风天泡在水里的阴影还没消失吧,尤其是吹风机的声音,简直就像是要他的命似的。

之后呢,就没之后了,再也不忍心强迫阿咪碰水。
接下来就是和阿咪同床共眠的日子





又要开始制约训练了
我为臭咪准备一条专用的破浴巾,那部分就是他碎叫的位置。
记得回台东第一次睡这张单人床时,我和臭咪还没有培养好默契,
他就睡在我脚边外侧,结果被我伸懒腰不小心飞踢下床
后来他当然就一定睡在内侧了

一起碎叫有个大问题没没解决,那就是阿咪的脏脚,
阿咪很讨厌我帮他用湿布擦脚,会狠狠的咬我,不过,当然不是真咬下去的内种咬,
尤其是冬天,大概是怕冷吧






有一晚,我洗过澡后,给阿咪做机会教育,示范擦脚给他看,
我跟阿咪讲,每个人仩床前都应该把脚擦干净的,你看,我也是有擦脚呀
阿咪可能是懂了,按着我的手说,葛格,我错了,以后会听你话的

之后,阿咪不但让我擦脚,而且只要看到我拿湿布,就会自动自发的躺下让我帮忙擦脚






在床上碎叫真的比较酥湖






阿咪懂人话,你相信吗?
我也不相信,
不过这是真的。

有些事情跟阿咪讲过他就记住了,当然,也许都只是巧合,不能证明啥
但是因为有件事,让我不得不相信阿咪听得懂人话

带阿咪旅行就是用介个小提篮,阿咪非常讨厌介个提篮,因为看到提篮就知道要出远门了,
每次搭火车最快也得七小时,闷在提篮里面当然不苏湖,而且还得憋屎憋尿的





《全文待續》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同样是爪子,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给咪咪的爪爪点个赞。
    2014-12-21 22:58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上帝DE拇指 內個是美感的主觀差異啦
    2014-12-30 17:03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踢雀糕 NO,NO,NO,有对比才有美丑。
    2014-12-30 22:36
  • 阿辛

行动
  • 转载0
  • 加入清单
  • 分享到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